直貢傳承

釋迦牟尼佛

01_釋迦牟尼佛

釋迦牟尼佛在距今約兩千六百年前,在今日的尼泊爾、北印度等地開演教法,傳下了珍貴的解脫之道。在佛圓寂之後,根據佛法流傳的地理、歷史因緣不同,佛法的傳承演化為南傳佛教、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等三個主要的傳承。藏傳佛教的傳承,主要是源自佛陀以降的古代印度大佛學家、大成就者,經由這些印度的大德將佛法由陸路的途徑,歷經千辛萬苦,翻越喜馬拉雅山區進入藏地;或由藏地的大學者前往印度學習,而後將佛法帶回藏區,此因緣流變使得印度北部山區至西藏一帶的泛喜馬拉雅地區,都接受了佛法的潤澤,進而在藏地保存了以藏文書寫、以藏文化蘊含的大乘佛法,是為藏傳佛教。

 

 

 

 

 

金剛總持(Vajradhara)

02_多傑羌金剛總持(藏文多傑羌Dorje Chang)是原始佛,代表證悟圓滿覺性究竟的本質,是無形的法身。其超出凡俗概念卻又具 備無所不含的功德。佛有三身,法身、化身及報身,法身以兩種不同的方式顯現色身。其一為具有身形的化身,也就是一般眾生以不淨的知覺所體驗到的佛,另一為純淨的色身稱為報身或淨樂身,是有純淨知覺的眾生,也就是高證量的菩蕯所見到的佛。

2500多年前的釋迦牟尼佛是化身佛,是本賢劫中一千佛的第四佛。悉達多太子圓滿證悟法身,是以慈悲的色身化現的化身佛來渡化眾生。

在實相上,釋迦牟尼佛與金剛總持並無任何差別,因為釋迦牟尼佛的智慧心即是法身,語是報身,而身則為化身。

金剛總持化現于帝洛巴之前的殊勝形像,都象徵著證悟的某種意義。例如,金剛總持身體的顏色,蔚藍如天空,象徵證悟的心遼闊與無限,名之為法身。天人的裝飾,諸如耳環、寶冠、手鐲,象徵覺醒心的透澈清明,名之為報身。人身形象代表能為凡夫所覺知到的化身。

金剛總持胸前的鈴與杵,代表智慧與善巧的結合,三身雖以不同方式描述,但是佛的三身對證悟者卻是合而為一的,此合而為一的三身,代表每一個眾生的佛性。

 

帝洛巴 Tilopa(988~1069)

03_帝洛巴

帝洛巴是最尊貴著名印度的大成就者之一,他獲得殊勝的金剛乘教法後,證悟並傳授給弟子那洛巴。帝洛巴出生於印度東部的薩德高鎮(Chittagong)屬現在的孟加拉,為婆羅門種姓。父親名波拉雅夏(Pranyasha),母親名凱西(Kashi)。

帝洛巴在孟加拉的索馬普裡(Somapuri)出家受戒,法名般若巴劄(意為完美之般若慧解者),成為精通經律論三藏的法師。

有天,當帝洛巴在持誦般若八千頌時,一位他幼時曾見過的密續護法空行母現身,問他是否想明白偈頌的真義及達到真正的開悟,帝洛巴立刻向她祈求教導。她給了 帝洛巴「勝樂金剛密續」的灌頂,使他瞭解密續勝樂金剛的要義和般若智慧是無二無別的,很快地帝洛巴將佛法哲理及金剛乘禪修融會貫通。

帝洛巴從金剛總持及龍樹菩薩,馬湯吉等多位上師直接或間接地獲得「四大成就不共傳承法」,並成為大家尊敬的導師。

帝洛巴又遵照空行母的指導,開始做一些瘋狂的行為並與一位搗磨芝麻種子的苦行瑜伽女同住一屋,被認為是瘋子,因而被解除一切在寺院中擔負的責任。他失去了名與利,卻得到了自由,開始自己完全而圓滿的證悟之旅。帝洛巴並在索馬普裡附近墳場精進禪修了十二年。

馬湯吉上師指示帝洛巴去班果(Bengal)鎮中去找一個叫「帕芮瑪」(Pharima)的人。帝洛巴發現帕芮瑪是妓院的妓女,他遵照空行母及上師的指 示,在妓院留下,晚上為她們工作,早上就做搗芝麻的粗活。帕芮瑪是具有大力量的智慧空行菩薩,她以方便法門使帝洛巴在數年之中證悟了大手印及金剛乘法義, 契入卓越的圓滿悉地。終於有一天,他與帕芮瑪淩空盤坐在離地約七棵椰子樹的高空中,全身周匝虹光環繞,搗著芝麻並以道歌回答各人提出的問題,激起眾生非常 大的信心;一些對道歌 生起覺受的人都證得悉地。

他開始以道歌方式弘法,吸引成千的人來到班果(Bengal)鎮看這位不平凡的人,從此他被尊稱為大成就者帝洛巴。他是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後,被視為是 本尊勝樂金剛的轉世。在弘法及指導弟子多年之後,帝洛巴在八十四歲(1069年)示現虹光身圓寂。

那洛巴 Naropa(1016~1100)

04_那洛巴

那洛巴是著名及尊貴的印度大成就者,也是大手印及密續持有者。他把上師帝洛巴傳他的大手印及密續法教傳授給了他的弟子西藏大譯師瑪律巴

那洛巴誕生於孟加拉婆羅門王室家族,父親名香提瓦曼(Shantivarman),母親西裡馬提(Shrimati)。幼時即成為外道班智達 (tirthika pandita)(學者),也修學印度教經典。有一次那洛巴到一酒女家中時,遇到一位佛教 法師。因為此法師受不了那洛巴的氣勢而離去,卻留下一部經書,那洛巴拜讀後,對佛法生起極大的信心及信仰。身為王子的那洛巴便在樂園寺剃度出家,由外道班 智達轉成為佛教最大的班智達,也成為那瀾陀寺(Nalanda)和批羯囉摩屍羅寺(Vikramashila)之北門守護者。他是寺院中的著名導師,每晚 他修持金剛乘密續勝樂金剛禪法(Chakrasamvara),多位空行母現身指導。一位空行母告訴他「東方有一位大師名帝洛巴,去找到他,你可以得到悉地。」

那洛巴追隨帝洛巴十二年,經歷了許多苦難,身 體承受巨大苦楚,他經歷了十二大,十二小的苦行。每一次苦難折磨,帝洛巴便會幫助那洛巴復原,並給予某種特殊教法,但是帝洛巴從來沒有講過那洛巴一句好 話,如此,那洛巴的傲慢及我執都被徹底毀滅。

瑪爾巴 Marpa (1012~1097)

05_馬爾巴

瑪爾巴確吉洛卓(Marpa Chökyi Lodrö)誕生在西藏洛劄(Lhodrak)富有地主之家。確吉洛卓為法名,即「法智」的意思。瑪律巴自幼即心思敏捷,而又秉性頑烈,他的父親擔心他會太徧激,故決定送他去學習佛法。

瑪爾巴在西藏曼卡(Mangkhar)的倫古隆寺追隨從印度歸來的卓 彌大譯師釋迦智(Drokmi Shakya Yeshe)學習梵文和印度文,此三年的學習,是瑪爾巴成為大譯師的基礎所在。他決心去印度領受法教,瑪爾巴先到了尼泊爾,遇到了那洛巴的兩位弟子奇德巴(Chitherpa),與潘達巴(Paindapa)他們傳給瑪爾巴許多佛法,也教他語言。之後瑪爾巴在那洛巴座下共學習了十二年,追隨那洛巴及很多位上師學習各種法教。十二年後,瑪爾巴向那洛巴供養薈供輪(ganachakra)及自心覺悟的歌。 歌畢,那洛巴鄭重的說,此外尚有奪舍法和一些甚深的口耳相傳的秘訣,無論如何你還要再來印度一次。不久瑪爾巴回到西藏傳法及弘法。

之後,瑪爾巴二度再去印度向那洛巴及上師們請法。他的根本上師是那洛巴和梅紀巴(Maitripa),瑪爾巴一共去印度三次,尼泊爾四次。第三次去印度 時,因為那洛巴已圓寂,進入精神境界中,瑪爾巴以無比的決心、信心、虔誠心終於再見到那洛巴,並得到最秘密的口傳法教。

回到西藏後,瑪律巴翻譯大量佛教經論成藏文,他所譯的典籍成為大藏經《丹珠爾》和《甘珠爾》的一部份。

瑪律巴眾多弟子中有四位最著名:(1)哦秋(Ngok Chöku Dorje),領受了天法傳承的教義及喜金剛密續的特別教授;(2)梅通 千波(Meyton Chenpo)領受了光明瑜伽;(3)楚敦旺給多傑(Tsurtön Wanggyi Dorje)領受了遷識法即頗瓦法;(4)密勒日巴,他得到見修行全部傳承的法教。

密勒日巴 Milarepa (1040~1123)

06_密勒日巴

聖者密勒日巴在貢當(Gungthang)出生,父親名密勒慧幢(Mila sherap Gyaltsen),母名娘雜白莊嚴(Nyangtsa Kargyen)。他有一個妹妹培塔帕總(Peta Paldron),聖者名字叫聞喜(Mila Thopaga),意思是他嗓子好,人們聽到他的聲音就心生歡喜。

密勒日巴追隨瑪爾巴學習六年,瑪爾巴把密勒日巴視同僕人一般,叫他做一些非常艱困的勞力工作,建造一座九層寶塔。艱苦的磨難,消除了惡業後,瑪律巴才給他勝樂金剛灌頂(abhisheka of Chakrasamvara)並授他法名喜金剛(Shepa Dorje)。傳給他全部傳承教法,及密續的精髓和大手印傳承。瑪律巴從印度大成就者那洛巴和梅紀巴學到所有的法。

追隨上師瑪律巴精進的學習十二年之後,密勒日巴得到金剛乘的完全的證悟,成為一位在一生中成就的典範。他被稱為密勒日巴,密勒穿白袍的人。四十五歲時他開始去許多洞窟中閉關,例如在馬齒白嚴中央城(White Rock Horse Tooth)等等,偶而也去各處弘法。

密勒日巴的證道詩歌最為著名,他將他的證悟精髓透過道歌優美地、清晰地表達出來。

密勒日巴有非常多的弟子,如惹瓊多傑劄巴(Rechung Dorje Drakpa),岡波巴或達波拉傑(Dhakpo Lhaje),八大心子等等。

岡波巴 Gampopa (1079~1153)

07_岡波巴

岡波巴誕生於西藏東部的涅地(Nyal)。他的父親是位名醫,以豐富的行醫知識和經驗將岡波巴撫養成人。從七歲起,他追隨多位醫師包括:一位印度醫生吉美(Kyeme); 一位西藏中部倉(Tsang)區的醫生 烏色(Usil);及一位尼泊爾醫生維吉(Viji)。以八年半的時間學習,包括中國及西藏醫學,因而成為當代名醫。十五歲時已廣學紅教寧瑪派之各種密法;並隨噶當派大師夏巴雍登劄(Sharpa Yonten Drak)學法。

大師廿二歲時,和一位美淑端莊的官吏之女結婚,生下一男一女。他廿五歲時,當地突然流行嚴重的傳染病,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都不幸去世。妻子臨終時,要求他奉獻餘生於佛教。

岡波巴在廿六歲時,在格西洛丹些饒(Geshe Loden Sherap)處受戒出家為僧,法名索南仁千(Sonam Rinchen),在二十八歲時追隨噶當派(Kadampas)大師紐庫巴宗竹嘉稱(Nyukrumpa Tsöndru Gyaltsen)修習教法多年。

大師三十二歲時,他聽到一群乞丐談論大瑜伽行者密勒日巴,心中立刻生起了虔誠的信心,決定去尋訪他。當岡波巴第一次見到密勒日巴時,密勒日巴手中拿著一個人顱作的碗,滿盛著麥酒,向大師說:「把這碗酒喝下去!」大師是比丘,要他當著眾人前喝酒,頗為躊 躇。尊者說:「不要多生妄念!喝下去吧!」大師接過來一口將酒飲盡。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尊者知道大師確是一個堪能持續傳承和具有承受一切口訣的根器。在短 短十三個月之內,密勒日巴直接將法教傳給他。其中有那洛巴的法教,特別是奧秘的拙火瑜伽,而且也有完整的大手印法教。岡波巴生起很多覺受,並圓滿證悟成為 密勒日巴的法嗣。

在岡波巴大師之後,噶舉派發展為「四大八小」共十二支的傳承,四大分別是:帕竹噶舉派、噶瑪噶舉派、蔡巴噶舉派、跋絨噶舉派。其中又從帕竹噶舉派分出直貢噶舉派、達隆噶舉派、雅桑噶舉派、主巴噶舉派、卓普噶舉派、體色噶舉派、也巴噶舉派、瑪倉噶舉派八個小派。自此噶舉法教廣大弘揚。

帕摩竹巴(西元1110-1170

08_帕摩竹巴

帕摩竹巴又名金剛王,也稱為塔
紮巴。在蓮師的授記中:「勝樂金剛化現金剛王」;祖師己亦曾言:「往昔曾為拘留孫佛尊,現今本身則為釋迦王,未來將成不動藥王佛。」
岡波巴大師圓寂前,當弟子們問到上師圓寂之後,應依止何人修行時,岡波巴大師指著帕摩竹巴說:「我死之後,你們應依止帕摩竹巴,他的證悟和我無二無別。」帕摩竹巴派下(帕摩噶舉),又分成八支派別,俗稱噶舉的八小派。教派傳承本無大小、優劣之分,此處稱大小,僅是因為開創時間的前後之分而已。

 

直貢噶舉祖師吉天頌恭

08_帕摩竹巴

帕摩竹巴曾經授記:「將有一位證得十地果位的菩薩會傳續我的教法及加持」。此人正是帕摩竹巴的心子吉天頌恭(Jigten Sumgön, 1143-1217)。為使佛陀教法的精義得以盛揚,吉天頌恭轉生到西藏的一個貴族家庭中,父親是瑜伽士名為諾就巴多傑(Naljorpa Dorje),是專修閻魔敵的偉大行者;母親名為拉系薩珠瑪(Rakyisa Tsunma)。吉天頌恭誕生時伴有無數的神奇瑞兆,從小他就跟著父親修學閻魔敵法門,四歲時便能熟習讀寫,並從其叔父達摩方丈(Abbot Darma)、偉大的瑞連貢千(Radreng Gomchen),可敬的寇瓦隆傑(Khorwa Lungkhyer)等老師,學習各種顯經密續。吉天頌恭後來也陸續領受了帕摩竹巴的完整教法、秘密口傳、灌頂及講解,以及證悟的加持。

吉天頌恭在其上師圓寂後,接掌位於丹薩(Densa)梯寺的帕竹噶舉法嗣,時達三年 (1177-1179)。之後,如同帕摩竹巴所授記的,吉天頌恭建立了自己的傳承教派,並在直貢地區建造了直貢梯寺。為令于佛法之怠惰行者生起勤奮,吉天頌恭在火牛年(1217),以七十五歲高齡進入涅盤。他的身體在超度月(Vaishaka)的十三日荼毗。此時天人紛紛獻上如雲供養,天雨曼陀羅花盈滿至膝。他的頭骨不為火所觸,腦中化現出比擅巧畫師所繪更加清晰的勝樂六十二尊壇城;他的心臟亦不為火焚,被發現轉為金黃色。這些殊勝的瑞相都顯示他是佛的應化。自吉天頌恭創立「直貢噶舉」法脈,迄今已有八百餘年,歷任的直貢法王承其教法,並發揚光大,法脈從未中斷,傳承極為清淨,具有不可思議的大加持力。

尊勝的直貢法王:瓊贊法王和澈贊法王

37th-holiness

 

教主吉天頌恭曾經預言:「在未來世,我的法教將由兩位佛子發揚興旺,如同日與月,一位有著日光般的慈悲,另一位有著月光般的智慧。」這兩位佛子正是尊勝的瓊贊法王和尊勝的澈贊法王。如日的澈贊法王是慈悲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如月的瓊贊法王是智慧文殊菩薩的化身。

直貢法王的轉世系統始於十七世紀。第二十一任法王卻傑仁欽彭措(1579-1602)的最小兩位兒子,嘉旺昆秋仁欽(1590–1654)以及昆欽仁津卻紮(1595–1659),成為直貢法脈的最後兩位繼承人。昆秋仁欽往生後,直貢巴開始尋訪轉世的法王,此後形成兩位法王共同領導的體系。在直貢歷史上,就將哥哥昆秋仁欽視為第一世的直貢澈贊法王,而弟弟仁津卻紮則是第一世的直貢瓊贊法王。直貢噶舉歷代上師所有證悟的能量、加持和法教,經由不曾間斷的師徒傳承至今,在現任兩位法王的接棒努力之下,佛學中心遍佈亞歐美澳各大州,教法如太陽的光芒,無分別地照耀無邊有情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