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極深密意

一切如來的總攝身,大阿闍黎蓮花生大士,傳授給具有法緣的天子木迪贊普此極深正法密意法要,能令大眾生信之上師傳承為:

首先,《日月和合續》說:「若不宣說傳承史,於此大密了義教,將有不信之過患」。因此,此法能令生信之傳承為:

於法界自性離戲之境,普清淨虛空界淨土中,有一佛,名為本來任運成就普賢如來,其示現之相為:表徵體性無以立、覺空不動不逝之普明自性金剛持身像,不虞匱乏的悲心光彩,顯現為圓滿報身形象之廣大寂靜忿怒壇城,具有諸多相貌,具足相好隨形好,光彩威嚴細膩窈窕等九種舞態,見而無厭,猶如虛空彩虹,亦如鏡中之相,雖有顯現而無實體,是一切乘之顛峰,一切口訣之精華,具有總攝極深十萬大圓滿之加持。具有圓滿報身莊嚴形象之廣大寂靜忿怒尊,其密意雖常住法界大平等界,然而以本慧遍智眷顧到眾生之利益,為位於鄔仗那達那地方達那修夏湖洲蓮花中化生的持明阿闍黎蓮花生大士,示現了廣略寂靜忿怒本尊聖眾,賜予了普賢密意甘露,超越一切輪涅之教授,能自我赤裸照見本覺之介紹,了義訣竅,即是此極深正法密意,獲得了義教言而無礙具足成熟與解脫之力量,為令後學升起信心之故,安住於梭薩尸林時,依照五部空行所授記,前往火山熾燃大尸林,謁見化身上喜金剛,聽聞了極深正法大圓滿一切法類總集,而通達一切詞句與義理。後來前往印度金剛座,令佛教得以復甦,之後來到薩霍爾,以天女曼達惹瓦為手印母,為手印母演示極密大圓滿,使之獲得不留蘊身虹光解脫。彼時在西藏,有聖者文殊的化身‧法王赤松德贊,欲興建桑耶寺不動任運大經堂,而迎請蓮花生大士入藏,蓮花生大士沿路調伏了藏地一切傲慢之人與非人,並令彼等發誓守護佛法,為桑耶寺動土、修建大經堂,加持一切禪修地。之後經眾人請法,而從薩霍爾與印度迎請諸多博學班智達入藏,翻譯了眾多顯密法要,當佛法呈現興盛態勢時,藏王赤松德贊向蓮花生大士請求傳授成就無死持明成就之法,彼時因有惡臣故意做障,同時當時藏民福報不夠,尤其是金剛阿闍黎之誓言極為嚴厲之故,當時因緣不具足,僅為藏王稍做延壽,而不令成就無死,在藏王赤松德贊過世之後,其子木迪贊普即位,在桑耶寺大經堂中殿,王臣大眾圍繞於蓮花生大士跟前舉行廣大薈供輪,蓮花生大上師為眾宣說了許多不了義法,特別在晚間,由眾位內大臣舉行薈供,頂禮供養並殷切請法,蓮花生大士遂完整賜予此極深正法,包括成熟解脫之教授、授記、付法藏等等內容。當時天子木迪贊普因王政繁忙,無暇修持,蓮花生大士囑咐,為了利益將來有法緣者應當將此法要撰寫成文,予以保留。因此,藏王木迪贊普及其王后以白螺紙、綠玉紙、黃金紙、紅銅紙、藍鐵紙、紫瑪瑙紙等等雖名為「五具紙」,實際為六類紙,配合各自相應的顏色誓物謄寫記錄,並以不褪色汁液匯集成一卷經文,同時帶有紅白菩提二甘露丸,以及羅些紅繩為包裹,於修堆德仲白岩山大殿之頂,又稱為「空行上密成就岩窟」之處,有一洞穴名為「白堡虛空洞」內做為伏藏。之後天神木迪贊普子嗣不斷繁衍,後來成為居惹家族,居惹後代仁欽彭措出世時,該法弘揚的時機已至,故由仁欽彭措取出伏藏,然而取出之後,又保存多年不開封,經由伏藏眾護法所敦請,才一一揭開法要,之後仁欽彭措於淨相中,在西南拂塵蓮花光大宮殿,由蓮花生大士親自給予灌頂口傳與教授,自此仁欽彭措掌握佛教二傳規法教。之後仁欽彭措將此法傳給家族之子,亦是天尊菩薩的化身,無比卻傑朋措,再依序傳予那若巴化身至尊札西彭措,法王貢覺仁欽(第一世澈贊法王),仁增卻札(第一世瓊贊法王)這三位家族子嗣,此三兄弟的後二者,又再次從兄長札西彭措聽受該法的灌頂口傳與教授,至尊貢覺仁欽認為此極深正法的法主是梭波拉貝與當時的龍欽巴,而仁增卻札與洛千‧貢覺赤列南傑將此法傳給了班欽貢覺倫竹,之後至尊貢覺赤列桑波(第二世澈贊法王)又從仁增卻札與洛千‧貢覺赤列南傑二人跟前聽受此法,之後又傳給至尊頓竹卻吉傑布,此二者又將此法歡喜地傳給了百部共主貢覺赤列丹增卻吉尼瑪(第三世瓊贊法王)。此傳承極為清淨無垢。

由此傳承而生的極深正法密意,其內容有:

極深三根本羯磨與薈供輪

護法唉噶咱帝,曜魔惹呼惹,具誓巴咱薩篤,黑凶猛哈惹等祭祀儀軌

極深正法密意之寂靜忿怒部總集儀軌‧二利速成

極深正法密意之寂靜忿怒部總集酬補懺文‧根除地獄

寂靜忿怒部總集之南門王超薦六道等支分儀軌

如是等等儀軌,是以亡者大體,或骨骸,或牌位等為對象修持。其利益為:能清淨業力與煩惱,清淨三門障礙,對六道能升起厭離,斷除來世輪迴流轉的流續,能令善業甦醒,往生極樂淨土等等無量無數功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