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供法會內容介紹

春季法會-十六羅漢

10 3 月 日 @ 00:00:00

諸大阿羅漢,於佛尊前真實之允諾,守護四眾眷屬與正法。修十六阿羅漢唸誦陀羅尼之後陀羅尼水唯僅觸及,即成能平息諸違緣,能生吉祥、善樂之甘露 ,灑於住處,眷屬以及財物故,疾病障礙皆清淨,身心離過堪能成法器。自他若飲並灑淨,業與煩惱垢淨成吉祥。

藥師七佛

春季法會-藥師七佛

10 3 月 日 @ 00:00:00

甘露雨滴中以藥師佛為主,融合金剛乘之收攝咒等密咒乘之修持,此中將之分開,次第與寂護之經部儀軌本典之密義不相違。

最初淨供是由本自無生的空性法身境界中,任運無礙顯現圓滿報身,由生滅無二中顯現情器萬象與五大,由之而出生五種甘露樹,任運成就五種智慧。 而世間的清淨煙供,是由世間始祖梵天以所有世間界及五大相結合,心想五妙欲之功德而化現。

初一法會-財寶天王

10 3 月 日 @ 00:00:00

有一次,天神與阿修羅發生戰爭時,此藥叉王身形巨大,身穿黃金冑甲,具有極大威嚴,以須彌山的階層為墊而坐,以此威嚴之相而遮退阿修羅,並令天神眾獲得休息,因此被稱為「休息大王」

歲末法會-阿企護法酬補

10 3 月 日 @ 00:00:00

瑪摩要義中:莫思誓言與逞罰,不善紊亂行為與,密咒難違三昧耶,無視如水捨棄時,世間瑪摩皆爭鬥,飢病戰爭惡劫起,四邊鬼魅到中方,蠻族將滅教法時,平息自力中斷障,利他事業益法教與,由此倒楣與憂苦,詛咒惡詛戰亂遮,平息等等諸事業,無礙迅速得成就,…等

所謂根本就如同樹的根部一樣重要,一棵樹若沒有了根就無法生長。 此法上師為蓮花生大士、本尊為馬頭明王、空行為金剛亥母。

過去有一持戒清淨並具些微觀修覺受的比丘,無辜受到一個名叫「顛倒輪」的外道國王處以挖眼割心等難忍處罰而死,因忿恨發了顛倒願,而生為一具有大力的鴉面夜叉,將國王與臣屬的心與眼全挖了食用,並對有情造作了各種傷害。

年終法會-阿企護法除障

10 3 月 日 @ 00:00:00

直貢祖母護法神,自己勤修成就法。她說:「我是有意轉生在輪迴中,由宏揚和保護佛陀法主的誓願因緣所致,才來到此地。現在我要傳給你們普通和殊勝悉地。」

上師供養加持雨

我等直貢弟子精勤於上師供養修持,遙遠心中憶念上師極為稀少,由於教法衰微、自他諸多不欲之事產生,為了此一珍貴修持傳承不衰、增盛之故,以及利益想修持此法者緣故,作者編寫此「上師供養儀軌《降澍加持雨》」。

冬季法會-噶舉證道歌

10 3 月 日 @ 00:00:00

如何唱道歌:是為身語瑜伽,身著噶舉大寶之灌頂象徵、禪帽、莊嚴物,身披三法衣,身以毗盧七支坐姿唱道歌,語依照加持義傳上師轉輪王等眾無誤不衰之教授,由博學精通之阿闍黎親自教,遠離一切違背錯謬,令信者聽聞亦轉相為法,令加持威德降臨,自然生起覺受證悟,以悅耳悅意之法唱道歌。

時輪金剛

冬季法會-時輪金剛期供

10 3 月 日 @ 00:00:00

時輪金剛者,密咒金剛乘中區分四大續部,一切續部之究竟,無上瑜伽續之最頂尖,最廣大無二無別殊勝吉祥之聖者最初佛時輪金剛,所攝密續之清楚教授殊勝修持,以及從中廣宏的所有本尊瑜伽中。

深道上師.

喜金剛中:「非言其他乃俱生 於任何處不可得 依於上師適時方 由己福德應了知」 與 金剛薩埵幻化網中:「上師一切壇城之自在 若以五受用物做供養 是為供養所有之壇城 」 與 上樂律源中:「無上行之阿闍梨 供養金剛薩埵時 彼之福德若不做 不依艱辛哪裡有」 與 本智海中:「上師身之壇城中 圓滿領受四灌頂 地道次第無餘行 續部次第殊勝要 」 如上所說,為深道上師喜樂金剛之往事歷史概略

見解脫之畫像

特別是馬爾巴、密勒、達波、帕竹、救巴等噶舉祖師,全都是能加持他人心續的偉大士夫,此外親口允諾:若依止彼等為根本上師而虔誠祈請,則加持入心之故,自許為後學想獲得解脫者應該發自內心以此嚴謹而行,稀有二資白天所行之,七支車乘引領之善業,眾生離障菩提支分之,所有花朵盛開願莊嚴。

《寶積經》版本優波離會第二十四:「 復次舍利弗,若有菩薩犯波羅夷者,應對清淨十比丘前以質直心殷重懺悔,犯僧殘者,對五淨僧殷重懺悔,若為女人染心所觸,及因相顧而生愛著,應對一、二清淨僧前殷重懺悔。舍利弗,若諸菩薩成就五無間罪,犯波羅夷,或犯僧殘戒,犯塔犯僧,及犯余罪,菩薩應當於三十五佛前晝夜獨處殷重懺悔。」

融合佛陀釋迦牟尼,三種珍貴傳承之流的上師眾,與三寶、三根本眾所圍繞的上師瑜伽相關,從十支之門累積資糧,清淨淨通心之墮犯,修復學處之此一儀軌~輪涅殊勝圓滿樂善海,鑒於我自己與自己的所有隨學者,於寂靜之山中精進修持時,極需一困難少卻能積具廣大資糧的方法,而於第十五紀元水羊年書寫此一儀軌,復於火雞年因弟子給登嘉措比丘之懇求稍作增補以方便修持。

「白度母」乃教中治疼延壽的本尊之一。 身相白色為「息災」之意,全身有七隻眼睛,第三眼在眉心中央能夠照見一切瘟疫疾病的緣起,從而息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