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師介紹

__

噶南卓

尊貴的第八世金剛持明噶南卓仁波切,五歲於噶爾寺出家,十歲時通過“直貢噶舉”兩國法王-怙主滇津稱雷倫竹和怙主滇津卻吉囊瓦-認證為本派教主-龍樹第二怙主-吉天頌恭之大弟子噶爾當巴曲登巴的“語功德事業主”的轉世活佛。仁波切自小即自然展露領眾修行的特殊能力,並接受嚴格而完整的僧伽教育及活佛養成訓練,通曉各種儀軌,唱頌,法器,藏樂,多瑪製作,壇城佈置及金剛舞…等等的學習。並於佳楚(彩虹),企米兩位仁波切跟前領受了『大寶伏藏』的灌頂與口傳,在康珠仁波切呈現得到瑪瑪『傳傳大集』的灌頂與口傳。

十五歲離開家鄉,跟隨「寧瑪派」大成就者蒙色仁波切,並於面對領受以「大圓滿」主要的許多灌頂與教授;十七歲前往四川「五明佛學院」,在法王晉美彭措跟前學習五部大論及各大教派分配,大小五明,修習大手印四加行和閉關;同時也領受各大教派新舊傳承的灌頂,口傳及經文講授,本尊空行母護法閉關…等,圓滿的完成了大手印,大圓滿,頗瓦法,各派灌頂,咒語,經文各數十萬遍。在精進的學習中仁波切深的經歷:唯有自身真正的是,為了效法聖者密勒日巴之苦行,曾選擇住在四千餘公尺空無一人的雪山上,三年夜不倒單,不蓋被困的,日中一食,苦修實修法義,親證法要。

二十一歲回到噶爾寺,正之前往拉薩、尼泊爾、印度學習各派傳承法門,閉關及朝聖,同時至印度對準州直貢噶舉、菩提寺佛學院特別拜見法王滇津稱雷倫竹,攝集『直貢噶舉』共與不共法門之灌頂,口傳及經論,並進行閉關實修。

1997年5月由法王稱雷倫竹安排至台灣弘法,1998年成立了『社團法人中華直貢噶舉大手印五具佛學會』、成為在台弘法之根基,常駐並深耕台灣這塊土地克服今已成歷12餘載,初至台灣時仁波切完全不會國語,在短短數年內即己聽說自在,在佛法事業的弘揚上更採多元開放的態度,除傳統法會外也積極錄製弘法節目及出版西藏法音系列,舉辦『全省多瑪暨藏族唐卡大展』,結合在台直貢噶舉各中心,推動本教派在台灣每年所舉辦的『教主吉天頌恭紀念法會』,關懷社會弱勢族群並提供濟助,走出藩籬多重與顯教道場或四大教派合計辦法會…

尊貴的第八世金剛持明噶南卓仁波切
仁波切與母親合照

進一步以宏觀的角度思考,為令法脈得以長存與廣揚,於2008年更創立了『法稱佛學院』,專責培育『佛法教育人才』,給予直貢噶舉傳承法脈的完整教育與訓練,並強調『實修與講授』的精神,於『大手印密乘僧院』中培育 灣子能辦分類照片中翻譯文教釋義法律藏密會籌備,壇城佈置,唱誦儀軌與法器運用的團隊人才,引領信眾圓滿法會的進行,不斷的在台灣播下直貢噶舉傳承法脈種子的宏願。

既如此仁波切更致力於藏傳佛法在漢地的弘揚與教育,大量輯譯藏文密續經典的翻譯工作,目前已翻譯完成的儀軌法本約600多冊,並以電腦做精確的法本管理,將來也能同系列譯成多國語言出版,流通於全世界,嘉惠更多的佛子。為了推動密乘佛法,尤其以直貢噶舉為主的傳承法脈,在仁波切的心中並沒有『難』字,總是以大無畏的精神,不餘遺力的執行力,肩負一切,即使很難辛也不落因果,不走捷徑,身為僧人及領導者。

仁波切不只一次說:『這是他的命,因此任何能度脫眾生的方法,便是他所思所想,所做的一切!也是他乘願再來的天命』